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写东西了(:з」∠),甚至还删了不少之前内容。现在看来,原因其实很简单,我开始意识到很多之前写的东西仅仅只是建立在我自己的无知之上。

具体到时间线,流程大概分为失控 => 崩溃 => 接受这么个流程,恰巧最近又了解到了达克效应,感觉套用在我这段时间还挺合适的,就顺手给从学校到毕业这几年做下总结好了……

大学几年大概就是个人自信巅峰的起点了。从小就是个综合成绩极差的极端偏科生,而且爱好常变,对什么感兴趣了,对应的科目成绩就会爆棚。失去了应试教育的束缚,可以说如鱼得水,乐队、动画、摄影、设计、绘画、编程,一天到晚瞎搞事。而且大抵是由于起点低,基本搞什么都还算能小有收获,毕竟只是从0到1而已,太简单了。于是自信心极大地开始膨胀,踏入了打滚撒泼的巨婴阶段。

当然某些事情是需要强大的自信去推动的,至少我现在看我当年做的的某些东西时,能明显的感受到现在已经失去了、抓不住的东西。但是巨婴行为也是事实。在极大的自由和充裕的时间下积累起来的点滴成就感,终于汇聚成了一条巨大的野心。怀揣着改变世界的幻想,踏入了工作岗位。

怀揣着一颗猎人的心,踏入了丛林。又感谢当年boss的知遇,给了我向前探索的机会。虽然依旧比较粗糙,但也算是做出了一些成果。如同学校一样,没有强制的打卡,极大的自由度。在一次次的项目推进中,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个人对客观世界的操控力。那么,只要将这份力量继续放大,改变世界大概也不是问题吧……

后来我离职了,另一家初创公司开出了更优厚的薪资,并许诺整个前端的小组。离职当天流着泪和同事做了告别,虽然不舍,但是我想要更大的力量。我也认为我能够掌控更大的力量……

两个月之后,我从第二家公司离职。直系上级提出涨薪50%的条件,依旧拒绝。

当时依旧没感受到所谓的碰壁,而是一味的觉得上级不懂技术,一味的赶工返工,毫无章法,效率低下。现回过头看,雪崩下有哪片雪花无辜?又该由哪片雪花负责?我其实从未抵抗过上级不合理的意见,只是任性的感到不满就离开了。

虽然从结果上说,离开确实是个正确的选择。这家公司积垢已深,运作畸形。但是从流程上不能否认我犯下的错,我很惭愧我在这家公司没有真正的为了更高的目标奋斗过,只是一味的完成任务,不爽了就选择离开……

离职后,正逢母亲生病,便回老家休息了一段时间,然后受到了现公司前领导邀约入职。

之前的奔驰就像是小场地上开着卡丁车,油门全开,极限飞驰,冲过一个又一个得分点。当正式踏入这条大赛道,坐进真正的赛车时,激动万分。这是就是我梦寐以求的场地,我愿成为这条赛道上最闪亮的彗星。

然而,巴音布鲁克没有海……


卡丁车最高60km/s的时速简直就是小孩子的玩具。在这里我见到了一个个车手,有的稳如山,有的徐如林,有的烈似火。他们都在这条路上与各种危险战斗。既要夺得魁首,也得保证自己不会冲出赛道跌下悬崖。在这里傻快是最危险的,轮胎、路面、风向、温度、油压。当结结实实的摔了下去后,我终于明白了。其实我一无所知……